《一》黑社会的雅钢厂领导人,恶势力的环江县保护

栏目:影视综艺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07-28 23:06

《一》黑社会的雅钢厂领导人,恶势力的环江县保护

“黑社会”的雅钢厂领导人
  “恶势力”的环江县保护伞
  ——广西雅脉钢铁厂现状调查
  (2018·7·28)
  “我们在厂领导、县领导眼里‘猪狗不如’”!雅钢的下岗工人曾在环江县委、县政府大门前拉横幅:“上访”、“闹事”……,我曾在现场目睹了那些“苦命的雅钢工人”。两年多过去了,我还为他们感到担忧,带着疑惑,想证实一下广西雅脉钢铁厂,是否还像网上所说的那么“荒唐”,2018年7月12~20日,来到了他们单位所在地:广西环江县洛阳镇雅脉村,曾经热火朝天的厂区,发现:凄凉!并多处走访那些曾经的“劳动积极分子”、“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和那些上访举报者,感觉:委屈!他们的千言万语,概述如下:
  雅钢和环江的领导为了私利,贪污受贿,工人用全部青春陪伴和大半辈子血汗建设的国有企业,被他们贱卖、私分:逼迫工人下岗,没有补偿,没有改制,企业不帮交缴“五险一金”,仅给每人下岗费30元/月,无田无地无房,没有一分钱安置费,看病无医保,比那些农村“贫困户”艰难不知多少倍,有谁来“扶贫”?而且,为国家工作20~40多年后,不仅要交缴个人部分,还要自己交缴企业部分的养老保险费,否则,70岁也不给你退休……,
  毛主席让我们工人阶级“站起来”并“衣食无忧”……,谁让我们“富起来”呢?没有!!“先富起来”的人有多少是在第一线的工厂和田地里靠双手致富的?以“改革开放”之名,从中攫取“国营”财产去铸造自己的“金饭碗”,这些“既得利益者”们掌管着权力和舆论工具,伤天害理、颠倒黑白、欺上瞒下地吹牛逼!把别人搞下岗的“官们”,换位思考吧,如果你们落得像雅钢下岗工人般一无所有,你们还会天天牛B卵什么地宣传“创业”、“和谐”、“稳定”、“小康”……吗?不管你们借口何等堂而皇之,砸了工人的“碗”,“牺牲”我们这一代,贪污腐败的你们,我们绝不会昧着良心地为你们歌功颂德!为此,我们层层上访、举报,却因“扰乱”了有关“领导”贪污腐败的“社会秩序”,被所谓的“维稳”借口打击报复:监视、威胁、拦截、殴打、拘留……等等,而我们长期以来的举报材料,经层层批转,现在(2018·7·19)还扣押在环江,甚至某些领导和信访局的局长覃××,检察院科长蒙××,副检察韦××,公安局韦××,工信局纪检负责人韦××等等,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却信口雌黄:“雅钢没有腐败”“谁乱讲,就关起来”“你们年纪大了,不要举报了”“遗留旧账,不要再翻”“各届贪污的领导都查,哪个还敢当厂长”“乱上访,扰乱了社会秩序,拘留”“捕风捉影,道听途说”,2018年7月19日的法治局领导(姓不详)××,在会上指责“你们上访路过了天安门,2016自治区有文件规定,就是非访”,职工陆廷机当场拿出北京公安局《<a keyword-hyperlink="" href="#">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a>》天公(2017)第470号,驳斥环江拘留上访人员时,他面色难看!……,雅钢和环江的领导对于广西雅脉钢铁厂:选人用人拉帮结派、拉票贿选、包庇腐败、打击报复举报职工……如此这般,我们处于低下层的弱势群体下岗工人,何处讲理?何处申冤?出路何在?现在:挥霍、挪用、贪污“企业解困资金”的原厂长蓝华震,职工困苦不闻不问,却代表河池城投公司去农村“扶贫”……,“大接访”的县、市领导,对我们提交的材料从来不处理,有的“官越做越大”,整天在大会上、媒体上“扶贫攻坚”“和谐稳定”“执政为民”……在我们雅钢下岗职工的眼里:“一帮政治骗子”!
  那些原来贪得无厌的副厂长们、科长们等等“党政工”之流,粉墨登场,趁所谓的“厂长”被“倒下”之后这段时间(2018年7月至今),在“民主选举”的借口下,明里暗里地拉帮结派,为“厂长”之位而斗得“屁滚尿流”……这种贪腐的既得利益“集团”继续上台,能给我们带来的又是一届“灾难”!腐败问题没有得到真正地调查处理,职工的合理诉求没有得到丝毫解决,没有办法的我们,现在只能公布实名、实时、实地的诸多当面提交的举报材料中的两份(已在环江),是否污蔑诽谤,请鉴别:
  ——第一份
  河池市监察委:
  广西雅脉钢铁厂历届的厂领导及上级部门的不少有关官员,一直从雅钢或贪污,或受贿,或以权谋私……。对于雅钢的腐败问题,长期得不到重视和处理,而且被百般掩盖、袒护和包庇!雅钢原是区属单位,后下放环江管理,就是这种管辖范围或管辖权属存在问题,无论举报涉及到谁,不管是上级批转办理的,还是直接受理的雅钢职工举报的揭发材料,最终还是:属于党委管辖的案件,交由环江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黄干群(原雅钢副书记)、属于政府处理的材料,交由环江县工信局副局长、书记江德富(原雅钢厂长)分别处理,以致于雅钢贪污腐败的领导利用此机会,销毁证据、伪造假账、互相串通,把腐败的种种事实掩盖得“天衣无缝”,并对举报的职工予以公开露骨的打击报复!
  ①、2017年3月6日,韦兴基就原厂长江德富、蓝华震和工会主席覃日富(现厂长)等(都是自私自利、以权谋私,从不为职工办事实),在职工退休问题上弄虚作假、索贿受贿等腐败问题,向市纪委实名举报,于13日亲自交到市纪委,雅钢职工举报10~20年,终于第一次遇到一位认真负责、态度良好、真心办事的小刘同志,他按程序接收、移交,并叮嘱我“有问题随时与我联系”,为此我从雅钢~金城江找他7次,电话联系已无法统计!但是,自从他告诉我“材料转到环江办理了”,我就到环江找“答复”,不断追查,政府办秘书小韦先后多次说“材料已交黄县长”、“黄县长已阅”、“黄县长已批示”、“具体哪个部门办不知道”、“我又不方便去问黄县长”、“我们也不可能指挥领导”……,我多次去环江找黄县长,都找不到,电话无数都不接!2018年4月2日,我在县政府多次电话请求小刘,在他再三追问下得到答复:环江“已交由县工信局办理”!我顿感失望,我举报雅钢厂长江德富、蓝华为、覃日富,举报材料怎么能交给江德富(工信局书记、副局长)处理呢???小刘告诉我马上去找县纪委,我说不去了,因为我们多人前不久,向市纪委提交环江纪委书记黄 魏与蓝华震有关问题的书面材料(是否如实,市纪委干部科的小林等正在查证)!从提交材料到得知真相,刚好一年20天,怎么会出现由被举报者自己处理自己的呢?这合乎党纪国法的那一条那一款程序?回想这段时间:雅钢提前退休的职工,雅钢上班的领导不断“提醒”和电话“询问”:“现在怎么样啊”“有些事情不要乱说”等等,特别重要的是,提供书面证明被陆 飞“要钱”的覃水秀之家属,接到所谓“县”的电话:“陆 飞已调走,不属于我们管了,其他就算了,有些东西不要乱讲”!其他证人也不同程度的被威胁利诱,对举报的我,却从未得到任何“答复”“调查”和情况反馈,反而有关人员对我进行更加严密的监视,厂保卫科有人专门跟踪我及爱人的一举一动,只要一出雅钢,不管是到河池还是环江,洛阳派出所的电话马上追问“你在哪凯”“在做什么”等等,我只是举报腐败而已,就没有隐私和人身自由,难道我是犯罪嫌疑人:如此对待我?现请求组织①还我人身自由和安全;②彻底查清如下“提前退休”中的腐败问题,不管他们过去如何弄虚作假、现在如何篡改掩盖和更换亲信掌管档案材料,都改变不了他们的违法事实,因为物证和人证俱在!附原举报材料:
  (中共河池市纪委:
  我是雅脉钢铁厂职工韦兴基,因与退休职工陆廷机,下岗职工覃佩林、石国禄3人依法依规上访举报雅钢的腐败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屡遭打击报复、威胁、监视……,因厂工会主席、书记、厂长覃日富和原厂长江德富、蓝华震等极力参与和掩盖雅钢的腐败,环江县的某些领导和“处理雅钢问题”的“调查小组”,或变通政策,或曲解法律,或包庇,或不负责,睁开眼睛说瞎话,竟然“断定”雅钢“没有腐败”,2016年12月26日环江县拘留我们5天,公理何在?
  由于雅钢各届厂领导都腐败,以至于危害渗透到单位的各个方面,有的到了公开化的程度,在雅钢职工退休过程中,弄虚作假、索贿、受贿等方面的问题已是“公开的秘密”,现在我仅仅就“特殊工种提前退休”一个方面,实名作如下举报:
  “为了工作需要”,雅钢领导,把水泥车间工人陆 飞“破格”提拔为劳动人事科科长,他是谁?环江县劳动保险所所长陆可政(环江原副县长梁 梅的爱人)的“堂弟”。退一步说,如果他按政策为职工办事,那怕他“油嘴滑舌”、“死皮赖脸”、“认酒不认人”……也可“忍让”,但是,他利用“便利”,凡是职工跟他提退休,他会伸出手,拇指和食指搓几下,懂“意事”可退休,否则,他就“拖死你”!这个钱,不是职工要交的保险费,而是“上贡”给他和那帮“保险所弟兄”的除“吃喝抽玩”外的“辛苦费”:少几百,多则5000元以上!
  由于特殊工种可以提前5年退休,那些没有从事或者从事1、2年等没有达到法定提前退休年龄的职工,在前劳资科长陆 飞、后继任劳资科长覃浩伦索贿受贿下或者是领导的亲属朋友,靠他们篡改、造假的档案,就得以顺利退休获得好处,所以对于被索贿或走后门,他们都心照不宣,“保守秘密”,但是,没有给钱的,就要多等5年:如职工韦克流,见不是特殊工种的很多人都得提前退休了,于是就找陆 飞帮助搞退休,到了厂长江德富那里(退休都要厂长签字同意),他就明确告诉韦克流“给点钱,由陆 飞去办吧!”因不给钱,一直没有得到办理!
  经多种渠道和大量工友提供证实,整理部分走“后门”和被索贿后,靠篡改、造假档案提前退休人员名单:
  01.覃月朗:出生于1962年05月05日,1978年09月参加工作,83年以前从华山林场调入雅钢,一直在雅钢行政科搞统计,至下岗都没有从事特殊工种;
  02.兰爱春:出生于1962年12月28日,1980年11月参加工作,83年以前从氮肥厂调入雅钢,为行政科商店售货员、财务科会计后一直没有从事特殊工种,(仓库主任的老婆);
  03.蔡海珠:出生于1966年06月28日,1987年12月参加工作,88年为炼铁车间微机上料工不到两年,就为行政科商店售货员到商店倒闭,都没有从事过特殊工种,(财务科长的老婆);
  04.覃湘汝:出生于1963年01月15日,1987年12月参加工作,88年为炼铁车间微机上料工不到两年,就为行政科商店售货员到商店倒闭,都没有从事过特殊工种;
  05.徐永新:出生于1966年05月26日,1982年11月参加工作,因老公的叔叔黄某原是劳资科副科长,在老公招工到雅钢后,其叔叔就造假,把在北方无单位无工作的她,自做假档案,并定为82年参加工作,87年“调到”雅钢后就在办公室总机为电话接线员,自从有自动交换机后,变换工种,但从未从事过真正意义上的特殊工种,(厂长助理的老婆);
  06.曾 桢:出生于1967年01月25日1987年12月参加工作,88年为炼铁车间微机上料工不到两年,就为行政科商店售货员,之后转到水泥车间搞统计,都没有从事过特殊工种,(水泥车间主任老婆);
  07.李春琛:出生于1965年12月21日(是作假的出生日期,当时为了不超过招工年限,把年龄改小2岁,实际为1963.12.21,招工时厂长老乡),1987年12月参加工作,开始在雅钢车队做配件保管员,车队承包后到私人企业做仓库保管员,没有从事过任何工种,(保卫科副科长的老婆);
  08.魏美艳:出生于1965年08月11日,1987年12月参加工作,88年为炼铁车间微机上料工不到两年,就为质检科原材料取样员,解散后,到私人企业上料,但从事特殊工种合计不到3年;
  09.叶玉红:出生于1963年07月15日,1984年12月参加工作,就为行政科商店售货员到商店倒闭,都没有从事过特殊工种;
  10.陆卫国:出生于1969年09月16日,1987年12月参加工作,88年为炼铁车间开行车不到3年,就为行政科管理的幼儿园“阿姨”,以后一直没有从事过特殊工种,(老公的父亲是行政科长);
  11.郭爱芳:出生于1967年11月25日,1987年12月参加工作,88年起在厂部的劳动一服务公司(没有特殊工种)上班,后到水泥车间做配件仓库的保管员,一直没有从事过特殊工种,(分会主席的老婆);
  12.梁淑英:出生于1966年10月01日,1987年12月参加工作,88年起在厂部的劳动一服务公司(没有特殊工种)办公室上班,后到私人企业上料,但从事特殊工种合计不到3年,(党办主任老婆);
  13.刘美莲:出生于1967年06月28日(是作假的出生日期,当时为了不超过招工年限,把年龄改小5岁,实际为1962.06.28),1990年12月参加工作,(厂长老乡,原党委书记侄媳妇);
  14.韦红珍:出生于1961年05月25日,1980年03月参加工作,在炼铁车间做统计,(厂长司机的老婆);
  15.朱秀兰:出生于1963年10月03日,1989年11月参加工作,从外单位调入,之前没有从事过特殊工种,后到私人企业搞保洁和食堂工作,(保卫科长的老婆);
  16.韦丽梅:出生于1969年12月28日,1987年12月参加工作,先后在机动科、生产科做统计,后在水泥车间上料不到3年,(劳保所主办的亲戚);
  17……
  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
  职工正常退休的不公平、养老保险费的缴交、退休后退休金的多寡等等,存在诸多腐败,从更多职工身上榨取钱财,如覃水秀被陆 飞索要了一万元去办理国退(证据附后)……这些,退休了的职工都有同感,都或多或少“被要钱”,只要上级组织进行取证,我将提供证人!
  举报人:韦兴基
  2017年3月6日)
  ②、职工杨燕科,视腐败如仇敌,开始只是为维护雅钢绝大多数职工的权益而举报揭露腐败的厂领导,在人身和权益横遭各方面的打击报复后,演变成为个人维权的不断上访和诉讼之中,由于“黑恶”保护伞的歪曲袒护,他沦为被“稳定”的对象而成了“负面人物”,近20年的折磨,使一个正常人变为70多岁还“永远在路上”奔波的上访户!
  由于举报厂长陶显东贿选和贪污,2000年6月14日晚上7时10分,陶显东亲自带领一帮人(副厂长江德富、内弟供销科长韦松平等一帮人)到杨燕科家,对杨全身大打出手,其中陶用雨伞把柄,将杨眼睛下部打肿如鸡蛋,在职工韦旭祥等反击、批评和百多名职工指责声中,这帮“土匪”(有些在场职工骂的)才罢手,第二天,不少在场职工联名,书面报告中共河池市纪委,要求查办陶显东的打人行为,但是环江县各部门对市纪委的责成处理批示,不处理且百般包庇!为此,杨燕科多次到县里诉求!有一次还被环江思恩镇派出所公安干警,在前后都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从县政府大门“抓走”,自中午11时起监禁了8个小时,更恶劣的是,两人把60多岁的杨燕科双手反绑面部朝下、其中一个用脚踩住背部、压在地面拳脚殴打,致使杨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额头流血……,晚上由雅钢保卫科科长杨秀球、工会主席覃日富、司机周远明“押解”回68公里远的雅钢,半途不准治疗、吃饭和下车,并派人跟踪监视多日,不准离开雅钢……接着打击报复一个接一个:
  A、厂长江德富,书记覃克祖,以不帮交缴企业部分的保险费用为由,致使杨燕科63岁不能退休;以年纪大为由,不给杨燕科医师按事业单位归地方接收,不给退休、不给下岗费!
  B、厂长蓝华震,捏造事实,借“法律”报复,以杨燕科不交门面费为由,起诉法院查封他的卫生所门诊:假借职工莫专利两个门面租金的收据,诉求杨燕科(一个门面)交缴与莫专利同样的租金,那些诉讼结束当日与副书记韦志文吃饱喝足之后的“人民审判员”,不调查、压制被告陈述的权利,枉法裁判,同时,在没有任何诉讼文书、不按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查封杨燕科的医疗门诊,导致大批药物过期作废,门面至今都没有营业!为此,杨向有关部门揭发,他们做贼心虚,“法院人员”愿以2万现金赔偿私了,杨坚持要获得营业损失而“私了”不成!由于杨的知识水平、个人能力有限及面对“掌权者”的包庇,此事尚无力顾及……
  ③、2005年12月10日,环江县纪委副书记黄干群(原雅钢副书记),找到韦兴基,公开露骨地威胁:“你韦兴基厉害还是我厉害,你再举报雅钢和县领导,我就逮捕你,关你几天,接着搞你下岗,一点生活费都不给你!(当时他的一个股长在场)”。12月24日晚8:00,就雅钢职工陆廷机等同志多次上访(100多人联名)反馈回的材料,弄虚做假,百般包庇,压制竟3年,当职工要求其解释时,在雅钢招待所当着上访职工杨燕科、朱国虎、李洪新、李存春、韦兴基、韦炳宽等人破口大骂退休职工黄茂荣:“如果你再举报的话,我马上命令武警来逮捕(用这个词纯属法盲)你,你大还是我大?”黄茂荣说:“你作为纪委书记,当然你大。”李洪新反驳黄干群说“权大还是法大?”他无言以对。!
  ④、职工韦兴基、陆廷机、石国碌、覃佩林等,2016年与50位职工上访县政府,要求解决“退休要交钱、看病无医保、上访12年政府不管,腐败卖厂、职工受苦、下岗费30元猪狗不如”,同时要求惩治历届厂领导的贪污腐败,可是,县领导为了包庇、回避、敷衍雅钢存在的诸多违法行为,在媒体上“大吹大擂”,2016年4月成立了以副县长曹崇俊为组长的所谓“调查小组”,将“给职工一个满意的答复”!其实不然,韦兴基向负责“腐败问题”调查组的蒙XX反映情况时,没有说到两句,就以(大概意思)“浪费我们的时间”“乱讲”等为借口,采取“禁闭”(关你起来)等手段相威胁(职工韦海岸在场)。就在“调查小组”设置《<a keyword-hyperlink="" href="#">举报箱</a>》后某个傍晚,材料都满得塞不进来,韦兴基打电话给曹副县长说“材料都满了啵,却没有人管一下啊!”回答“我们有留守人员管理!”但是,举报人员几个人前后几天来一直在雅钢蹲守着,都没有县里“调查小组”的成员驻守雅钢,可是天刚亮“材料”就不翼而飞!韦兴基曾经找到曹副县长,请求处理XXX等多人分别举报的具体事项,一件都没有落实!为什么举报职工屡屡横遭打击报复呢?我们有理由怀疑有些材料“泄漏”!
  A、韦兴基被雅钢领导派保卫科人员韦佳仲、梁添茂等长期监视,具体表现是,凡是离厂外出去环江、金城江等,都被厂部派车跟踪、监视,如果上访(如莫继书、李存春、兰文军、杨燕科、陆廷机、石国碌、覃佩林、韦海岸等等)的都被截留……,韦兴基因住在雅钢,被由环江县任命的、没有经职工选举的厂长覃日富(县长黄炳峰就读的雅钢子弟学校原校长)找借口下令断水断电长达5个月之久!~~
  B、2016年12月26日,环江县公安局,以在北京上访“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凭“北京提供的证据”拘留陆廷机、石国碌、覃佩林5天(女性谭秀莲警告处理)。当事人不服,起诉法院,一、二审均败诉。起诉人为求证所谓的“证据”,到北京获得“没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证明(《<a keyword-hyperlink="" href="#">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a>》天公(2017)第470号)。目前该案件是否存在问题,请监察委予以调查(职工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和举报腐败领导,并且问题多年被压制包庇,正常上访难道有错?)
  C、覃佩林曾于50多人上访时,当面指责覃日富:你一个人上班,拿那点工资,养两个小孩和老婆,又买了两套房子,如果不贪污,哪来那么多钱?为此,覃日富取消覃佩林本该享受的低保!由于石国碌多次举报厂里的不合理与违法行为,2018年1月,覃日富通过副厂长黄桂相(厂长司机梁 宏在场),把石国碌的弟弟石国茂叫到厂部办公室,黄威胁石国茂:讲给你阿哥听,他们爱克上访多,黑社会打死他们克,不给你们低保!
  D、2018年2月,已调离雅钢4个年头的原厂长蓝华震(现为河池市城市投资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打电话给XXX雅钢上访人员:“你不要去上访了,你要多少钱开个价,我给你!”
  E、韦兴基、陆廷机两人上访时,被蓝华振和县有关人员拦截,从柳州“押解”到环江县猫鼻岭(靠近县城的陡坡处),县工信局局长卢先贤和公安x局长(卢威胁说这是公安局的),命令我们交出上访材料,我们说“没有!”,他们跟就蓝华振到一边“商量”后,把我们两人拉到20公里外的洛阳镇派出所进行所谓的“调查”,蓝跟派出所的在吃晚饭喝酒、玩乐,把我俩“软禁”在办公室,不准离开,到晚上11点多才放出来,从早上10点被控制到此已有13个钟头,不准我们吃喝拉撒,要不是好心人帮助,当晚我们就流落街头!我们就是揭发雅钢的腐败问题,没有其他任何动机,就把我们当做“维稳对象”,天理何在?
  F、李宏忠因提供厂领导腐败的材料和事实给举报者,特别是说出工会主席覃日富及兰瑞娟(原雅钢子弟学校老师)掌管工会财务账目不公开且存在“损公肥私”、“以权谋私”和贪腐问题,就遭到覃的打击报复:李宏忠是一个高度残疾的下岗工人,20年前,厂领导为照顾他,把废弃的游泳池发包给他养鱼及鸡鸭鹅,解决他的后顾之忧!可是覃日富为达到谋取私利,假借私人木材厂要发展 ,要推平李的养鸡场,并在不解决李提出的发放“下岗生活费(30~100元/月)”的要求,花掉100多人的下岗生活费,把李告上法院,并扬言“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把李“搞跌”!特别注明:雅钢厂领导,不管那一位,私营企业在雅钢投资办厂,他们都损公肥私、索贿受贿、干股获利……,只是从来没有人和部门敢真正地去调查处理!河池市副检察长、反贪局长韩清,曾当面告诉举报人李存春、莫继书、杨燕科、陆廷机和韦兴基5人:如果查了你们雅钢,环江县很多领导和市领导都要挨抓,我们只能等上级领导批示,才可以开展工作!
  ⑤、子弟学校老师唐秀珍,为了揭发劳动人事科覃素萍、黄秀华、陆 飞,覃浩伦,篡改、作假档案,领导却“欲加之罪”,将她“开除”教师队伍、作为下岗工人处理……,为此,她走上了“漫漫”上访路,20多年来,从“青丝到白发”,都由于被人推诿、包庇等,一直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反而落得“上访专业户”之名,而且爱人兰文军也被打击报复!问题解决了谁还去上访?作为一个“人民教师”,难道是吃饱了撑的?
  ⑥、职工黄茂荣向县公安局举报供销科长李伟忠谋取私利,把炸药、雷管、导火线倒卖给个体的无证采石场的老板,结果,举报者姓名被泄露给李伟忠,他冲到黄茂荣家里“要你黄茂荣的狗命!”韦兴基为此专门找到公安局政委,要求他必须保障举报人的人身安全!
  ⑦、还有很多被威胁利诱、打击报复的人和事难以言尽……
  举报人:韦兴基
  2018年4月16日

  ——第二份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第三巡视组:
  广西雅脉钢铁厂原是千多人的国有中型企业,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