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伽拓医药公司新药实验中弄虚作假、以次充好、粗制滥造和肆意篡改

栏目:美容美发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10-03 06:14

北京伽拓医药公司新药实验中弄虚作假、以次充好、粗制滥造和肆意篡改

  虽然地点不同,一个在内蒙古,一个在北京,但是还是有许多共性。

  相同之处:

  1、 同样是通过网络曝光黑幕;

  2、 同样是被曝光的公司通过公检法机构采取措施。

  事情还要从2014年底说起,当时网上出现了一篇文章《北京伽拓医药研究有限公司,你们唱的是哪出大戏?》,揭露了北京亦庄开发区的北京伽拓医药公司的种种乱象,涉及公司两个老板张健和熊伟道貌岸然、辱骂员工,坑蒙拐骗,以及在新药实验中弄虚作假、以次充好。接着,

  2014年12月19日,北京伽拓的合作方“北京欧德福瑞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总经理宋鸿鹏的名义发了一份《解除合同通知书》(见附图),大概意思就是:看到网上曝光文章,不确定是否属实,为了保证科学性和严谨性,决定解除双方之前签订的技术开发合同《创新Ⅰ类新药-咖啡酸笨乙脂药学、药代学研究与新型药效学动物模型的开发》,并装模作样的要求北京伽拓返还首付款120万。。。否则,采取法律手段如何如何。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注意三个细节:

  【1】宋鸿鹏和张健是发小,老朋友了;

  【2】这份《解除合同通知书》没有加盖公章;

  【3】这份《解除合同通知书》中提到的合同,找不到。

  各位看官,明白了吧,这双簧,就这样开始了。

  2015年4月30日,北京伽拓在北京丰台法院提起诉讼,以这份《解除合同通知书》作为证据,要求发帖人(疑似)赔偿120万的经济损失,并帮助公司恢复名誉(见附图)。更滑稽的事情就这样开始了: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1】宋鸿鹏竟然说不清从哪个网站看到的这篇曝光文章;

  【2】北京伽拓在法庭上拿出的合同,竟然跟宋鸿鹏提到的合同名称不一致;

  【3】起诉书中提到的合同签订日期,竟然跟宋鸿鹏提到的日期不一致;

  【4】第一次开庭时《解除合同通知书》没有加盖公章,北京伽拓声称已经造成了120万的经济损失,而第一次开庭后才补充公章,这,这,这,公章还有用吗?没有加盖公章之前就有损失了,我的那个如来佛呀!这不是把丰台法院当猴耍吗?

  【5】北京伽拓的起诉书签名竟然是伪造的!这个签名跟周宇峰以前的签名不一致,公司法人周宇峰也否认曾经签过名。

  再说了,周宇峰这个期间已经在南洋理工大学全职工作,而且还同时担任北京伽拓的法人代表,已经违反了规定。

  【6】最可笑的是,第二次开庭,北京伽拓说网络文章是造谣诽谤,并声称自己实验严谨认真,严格遵守规定,同时拿出了两份证据,

  第一份证据是购买动物的资料,结果法官发现这份资料违反北京市实验动物管理委员会的规定,而且,动物的生产厂家刚刚收到整改通知;

  第二份证据是公司内部的实验动物检疫报告,结果法官发现核对日期竟然在检疫操作日期之前,像超越时空一样,还没有检疫呢,核对就提前两周完成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神奇的公司,适合拍摄科幻电影。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第二次开庭之后,北京伽拓自己主动撤诉,并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在新药实验中弄虚作假、以次充好、粗制滥造和肆意篡改的事实。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