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除恶当深挖“保护

栏目:历史趣闻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9-01-12 13:43

自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发出以来,广东省纪委监察委积极行动,认真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

  自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发出以来,广东省纪委监察委积极行动,认真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将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基层“拍蝇”有机结合起来,既严打黑恶势力、宗族势力,又深挖其背后的“保护伞”,为全省扫黑除恶工作保驾护航。
  在有些地方,涉黑组织之所以能长期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深挖原因,往往是背后有一顶或多顶“保护伞”对其包庇、纵容。因此,扫黑必须反腐,只有深挖和打掉涉黑“保护伞”, 斩断其隐藏的黑色“利益链”,才能从根本上铲除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
  本报讯:继2018年10月10日、12日,原告紫金县中坝镇上石村委会、紫金县中坝镇上石村上一村民小组(原赞邦生产队)、紫金县紫城镇白溪村大坪岗村民小组,第三人紫金县中坝镇上石村塘子角村民小组、第三人紫金县中坝镇上石村狮该下村民小组全部不服紫金县政府、河源市政府、二级政府的《行政处理决定书》一案后,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两天的公开开庭审理。在两天的庭审过程中,原告、被告、第三人紫金县紫城镇白溪村水底村民小组各方庭审参加人分别就案件相关证据进行举证、质证,围绕争议的焦点,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举证、质证、辩证和认证后。2019年1月9日,河源中级法院继续公开开庭审理,本次开庭被告紫金县人民政府迟到一个半小时在开庭时受到法庭的批评本次开庭,随后,法院开庭并进行了法庭调查,未进行法庭辩论,各方同意庭后各自提交代理词。
  

扫黑除恶当深挖“保护


  据了解,该争议地位于原紫金县中坝区上石乡塘子角村塘子角生产队(现塘子角村民小组)和紫金县附城区白溪乡福兴村水底生产队(现水底村民小组)两村交界处,下水底和大坪岗以李姓土改证为主,牛头坳和塘子角交界相接,塘子角、上中心坑、下中心坑、雷公坪、狮该下、白坟窝、上水底全部是中坝张姓的土改证,在1963年两村曾因水田争议引发过土地纠纷,该调解书生效后至2005年43年里,该片土地一直没有争议。
  

扫黑除恶当深挖“保护


  2018年1月18日,紫金县人民政府作出紫府政决紫【2018】5号《行政处理决定书》,打破了常规,直接绕过法院裁定书,将上石村塘子角和狮该下土地直接剥夺划给下白溪村下水底,并引发四至邻居千人恐慌。
  福兴村李水水底荒山大河肚的四至,东至河,南至山顶,西至陈八田(桐子窝),北至大河,本来就没有争议,现县政府用行政手段直接修改其四至:
  把东至河改成,东至天花水,硬是将河搬到天上去。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大禹接受父亲鲧治水九年无功而返的教训,这血淋淋的教训,原始社会这么简单的道理在今天就发生在我们的眼前,在庭审的过程中,县政府工作人员钟金保在面对多方质证时仍不负责任地张冠李戴,篡改历史。
  

扫黑除恶当深挖“保护


  把西至陈八田,改成西至窝沥,陈八的田在桐子窝,归紫城镇白溪村大坪光管辖,紫金县县政府也改成了窝沥后直接越过中坝镇上石村塘子角和狮该下二个自然村的土地。
  把北至大河,改成至河至赤矿窝,大河在白溪村大坪光和下水底的交汇处,紫金县县政府改成北至河至赤矿窝后,直接越过中坝镇的塘子角和狮该下二个自然村。在63调解已写明了赤矿窝归甲方狮该下管业,但县政府却说和狮该下没有利害、塘子角没有利害关系、上石村没有利害关系。
  

扫黑除恶当深挖“保护


  更离谱和滑稽的是地名大河肚(水底村民小组称),大河肚就是大河肚,位于紫城镇白溪村下水底和桐子窝之间,现在 县政府确权把大河肚也叫上水底、山猪窝、南蛇岗、长排至赤矿窝(中坝镇上石村委会称、上石村塘子角村民小组称),这就好比,河源市(也叫惠州市、深圳市、东莞市、珠海市至香港一带)。
  据多位上石村村民的反映,事情经过还得从2004、2005年事件制造者原紫金县政府说起,其中,在邓妙香担任林业局长期间,未严格按照广东省政府的要求换发《林权证》,政府工作人员集体造假,工作存在严重失误,依法应收回注销的没注销,且让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和手中的权力,直接用权力剥夺山民的山林财产,并蓄意制造了一系列因土地权属纠纷引发的恶意事件,让村与村之间互斗,村民与村民之间互斗,村民与村委之间互斗,最终利用手中的强权,动用相关部门的职权就轻而易举地坐收渔利。首先,办错证不追究工作失责人员,一口咬定档案因洪水丢失,让有争议的到山调办处理,一调就是几十年还解决不了。如有个别村民不顺从其意上诉维权,则采用下三流手段,和法院商定并裁定当事人不具备主体资格、已过诉讼期或没有利害关系而败诉。据了解,虽然2007年县政府发文收回不格的林权证,或部分当事人起诉维权撤销了不合格的林权证,但其自身的合法权益不仅得不到合法的保护,而且还更加变本加厉地被侵害,现任的政府相关人员不仅不去总结和纠正,反而延用老方法,引发了更大的纠纷,导致更多的弱势群体山民去上访和更多的行政诉讼,这足以表明了我们的山民法律意识有所提高,懂得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扫黑除恶当深挖“保护


  据了解,现在上石村塘子角对县政府的明目张胆的造假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同时对县人民政府采取对白溪水底提交的证据全部适用,对塘子角村提交的证据全盘否定、驳回没有利害关系,甚至对(63)紫法民权字第12号《民事调解书》的查明、确定事实也予变相推翻,恶意缩小到0亩事实表示要坚决维权到底,据了解,白溪福兴村李水水底荒山大河肚的四至,东至河,南至山顶,西至陈八田(桐子窝),北至大河,本来就没有争议。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