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淮生等黑社会团伙对一个伤残军人的迫害

栏目:历史趣闻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9-01-12 12:10

我叫杨才,男,汉族,47岁,家住柘城县皇集乡杨集村三组,是一名革命伤残军人,我的手机号码:13849695854。 主要反映:1王淮生现任柘城县公安局副局长,2刘贵民

  我叫杨才,男,汉族,47岁,家住柘城县皇集乡杨集村三组,是一名革命伤残军人,我的手机号码:13849695854。
  主要反映:1王淮生现任柘城县公安局副局长,2刘贵民原皇集派出所所长,3吉鸿鹏皇集派出所办案民警。这三个公安干警和地方黑社会势力互相勾结伪造假证人,假鉴定等假证据对我制造冤案。
  经过:农历2014年12月本村刑满释放人员杨廷华,乳名铁桶,醉酒以后到我家先骂后砸,然后和其家族的18人左右砸坏我家物品价值5-6万元。至今不给我立案,反而诬陷我打伤了杨廷华,本身入医院的时候没有伤,到医院以后,柘城南关黑社会头目尚海涛给他做的假伤,况且没有现场固定伤情照片,鉴定结果漏洞百出:入医院的时候是左边有红肿,但是法医鉴定结果是右边有伤,鉴定书上写的是钝器伤所为,造伤结果是利器伤,前后矛盾。
  由于是铁桶是酒后侵宅到我们家砸坏我们家的物品,他父亲杨太林找到铁桶媳妇的姑俵尚海涛(柘城南关黑社会头目)和原安平镇派出所长刘杰,通过这2个人然后找到王淮生和刘杰去协调原派出所长刘贵民派出所进行周旋造假,由于对老的鉴定条标准不了解造伤造了6cm,结果新的标准是8cm,,成了轻微伤。另一方面在皇集乡政府的实际掌权人物李玉金也进行周旋,王淮生直接违规下令对我实行强制拘留,当时的在任局长宋德启,是个对公安知识一窍不通,外行领导内行,天天到县委县政府跑,不作为,不问案件,案件都交给王淮生处理,是造成我们今天的冤案主要原因。我们提出对伤情重新鉴定,派出所长刘贵民拒绝重新鉴定,直接把我们重新鉴定申请书揉烂放进垃圾桶(我们有录音为证)。砸坏我们5-6万元的物品不给做鉴定,王淮生说,不值钱。
  首先伪造证据,一共2个重要的证人,一个是铁兰(铁桶的哥哥)的干亲家杨廷方,本人并没有作证,是铁兰和派出所一起造的假材料材料,杨廷方患有精神病(三年前头部受过重伤),他的爱人皇先芝多次反映到派出所和公安局,但是公安局和派出所均不理睬,其中一任的派出所长张雨桐要打皇先芝。另一个证人叫段秀荣,是和杨太林是一伙的,和我们有仇恨,况且她当时不在家住,不在现场,住在离家50公里外的商丘市,明显是假证据。这一帮人到处设障碍,到柘城县法院诉讼,法院告诉我,要维护公安局形象,到商丘法院诉讼,商丘法官何斌说,支持这场法院观点。到商丘市公安局去申诉,王淮生已经安排好了,一个姓田的男警官和一个嘴上有痣的女警官,不叫我们见市局局长。
  我们又回来找柘城检察院,检察院调查都很清楚,涉嫌造假,但是检察长宋新法不叫问,说这是公安的事,本身公安局造假应该是检察院管,但是检察长不作为,互相推诿,把调查的卷全部转到原告(公安局),公安局纪委张正付说,想去哪告去哪里告,我们不管这事。 没办法我们只有去找政法书记候利明书记批转姜慧书记调查,调查的也很仔细,公安局确实有造假的嫌疑,但是没有处理,
  我又去找王淮生,他说,你到哪个个地方告,你都告不赢,你就是告到北京,还是回来我处理。我说你有罪,你就有罪,你就认了吧,这就是柘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淮生的名言。
  2015年9月省委巡视组来柘城,立即批转纪委(负责人窦乃华)调查,巡视组在的时候做做样子,巡视组走了,就不问了,窦乃华也不上报纪委书记我的案卷,最后我找到纪委书记,他才说有这卷,但是就是不处理。
  2016年又找到政法书记孙书记(新来的)仍然不处理,说是纪委的事,仍然推,找纪委,纪委王书记说这本身都是政法的事,我们管不了,也是推,这中间我也多次找县委书记梁书记,2016年第一次批给政法委,交给姜慧书记,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处理,2018年第二次交给现任的孙文涛书记,至今都不处理,不知道原因。
  2016年,我又把材料叫给商丘市公安局纪委,时间过去3年多了,我中间多次催促,都是以证人不在家为理由告诉我,假伤,加鉴定,假材料,假指纹至今不出 文件,一直推。本身这案件很简答:指纹鉴定,假伤鉴定,案卷鉴定,采访当时人杨廷方。但是就是不处理
  2017年省委第八巡视组来柘城,批转纪委一室调查,调查的也仔细,他们说公安局确实造假,批转检察院,调查取证,但是这卷已经放在检察院15个月了,至今没有人问。
  2018年省委巡视组来商丘巡视,我又把材料递交上去,至今杳无音信,现在的政法部门到底是哪一个为老百姓办事啊,涉法涉诉的案件在柘城县找不到地方,真难啊。
  柘城县职能部门在中央打黑扫黑的形势下,口号喊 的是震天响,标语贴的是满天飞,就是光打雷不下雨。只是喊喊口号,做一些条幅,报一些无关紧要材料,来糊弄上级部门,真正的黑社会的保护伞(像王淮生这样的官员比比皆是)根本不会查出来,会自己查自己吗,(像陕西秦岭别墅案),黑社会的保护伞都在公检法纪委,谁来查,只有上级机关介入才能查出来,柘城县上访,告状的为啥多,就是有像王淮生这样的枉法的官员在作怪,造假制造冤案,不作为,也希望早日查出这样公检法干部,净化柘城公检法司纪委的环境
  从我们这个案件可以反映出来,在柘城县,公安局可以造假材料,也可以造假证人,和黑社会团伙一起造假伤,没有人问,公检法互相包庇,公安局可以当保护伞,也没有人查,我们希望出来一个包青天来柘城清查一下这些腐败的公检法官员。
  我的这个希望,也是柘城县所有冤假错案的希望。也希望上级公检法司纪委各职能部门看到我的这篇文章能引起重视,责成柘城县有关部门成立一个专案组,给我一个公正的答复,谢谢!!!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