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沈阳市沈河区一个老兵晚年悲惨人生

栏目:历史趣闻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12-19 00:35

诉求 我叫韩洪岩,男,1941年出生,今年78岁,原住沈阳市沈河区东纬路95一l一361,我是一名老兵,1965年光荣退役【(73)换退字058112号,和平区人民武装部】。

  诉求
  我叫韩洪岩,男,1941年出生,今年78岁,原住沈阳市沈河区东纬路95一l一361,我是一名老兵,1965年光荣退役【(73)换退字058112号,和平区人民武装部】。共产党员,现已退休,每月退休 千余元。
  我向领导控告沈河征收局官商勾结,打着发展经济的旗帜到处拆房毁地。为了大发横财、捞取政绩,沈河区政府官员强占我家产权刚满十年的商品房,以危房改造的名义低价征高价卖,侵害我家人利益的同时严重剥夺了我家人的生存权!
  为了能让外孙进入优质学校接受教育,我和亲家一起出资购买一套学区房,这处商品房位于沈阳市沈河区东纬路95-1号,面积为107平方米。房子在我女儿名下,我和老伴与女儿一家住在一起,全家人生活幸福,其乐融融!可惜好景不长,沈阳市委、市政府推出的金廊项目将我和老伴安度晚年的好梦击得粉碎!
  2011年金廊开始征收,我家私有产权房进入征收范围,属“金廊19-20地段”,产权刚满十年的商品房竟被沈河区政府一并列为危房改造。我不同意我的新商品房被按照危房征收。为了早日把不同意按照危房征收的居民赶出金廊地段,故意在我家楼四周堆放垃圾杂物设置路障,年仅九岁的外孙在强权的淫威下每天背着书包,带着饭盒,忐忑不安地在废墟中爬上爬下出入。恐惧的种子埋在孩子心里,留下永久的阴影,导致我外孙学习成绩下降。亲家公因心疼孙子被气得一病不起,最终带着遗憾撒手人寰,死不瞑目。
  2012年4月28日,沈河拆迁局将我一家老少三辈赖以生存的私有房产及私有财产全部灭失,面积为107平方米的新商品房被政府单方面低价评估每平米8千元左右,这个价钱还包括屋内装修及财产的损失。
  房子被强拆后拆迁局负责人以政府的名义和我家人谈,说是政府现在有房子没有钱,劝我家接受现实要房子,我同意商品房置换商品房。2015区信访局和征收局等有关单位,对我家召开了联席会标题,商品房置换商品房(属产权调换),我家被强拆相关损失随卷。拖了四年后征收局又告知我政府没房子但是有钱,又拖了三年,现又说政府没钱了。也没房子 强拆至今快九年了,无任何政府部门负责、认责,九年来政府从没给我家一分安置费、损失费及租房费。他们一拖再拖,数年不解决强拆我家的事情,却翻脸耍无赖,反而变得理直气壮,诬陷我家是要高价的。沈河拆迁局为欺骗国家及省市上级政府,出具的各种受理材料等手续也全部造假,使国家制定的各项拆迁安置好政策在我家没有一丝体现,市政府发布的(31号令
  )明确指出拆迁-是为了改善人民居住环境,中央发布的征收(590),指出产权调换,同地同价、原地、周边,这些在我家没有一丝体现。就体现了二个字”霸占”。我们两家老人都想和儿孙一起居住享受天伦之乐,但是合租四居室租金太高。为了节省房租我和老伴只能在农村租房居住(因为我们快80岁了,在市内人家嫌我们年龄大,不愿意把房子租给我们),亲家公去世后,亲家母80岁,中共党员,也有病在身,现也租房居住。女儿为了照顾上学的孩子选择在金廊地段孩子学校附近租房居住,这些年租费用已经三十多万了,我们感到负担沉重。
  退役后生存中有各种困难我没找过组织,全家省吃俭用新买的商品房遇征收变成危楼旧房还不算,拆迁九年没人管,亲家还搭上了一条性命,这在法理上根本说不通。
  我家房屋地段被政府卖给深圳华强企业,华强企业在金廊地段盖的楼房几万块一平米。我以一名老兵和老党员名义恳请党中央、国家信访局严查沈河区拆迁局严重违法乱纪,以牺牲老百姓的利益为代价来发展他们所谓的经济。人民政府为人民,作为地方政府要以国家与人民的利益为宗旨,不能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与创收而弄虚作假,损坏公民财产,违背党中央精神,破坏社会和谐稳定。
  沈河区拆迁局残害被拆迁户,害我无家可归,老无所依,我马上就步入耄耋之年,不能总租房子住,我要回家。
  我自己的私有财产被地方政府霸占,并不是自己什么都没有,而凭当过兵的资本无故伸手跟政府索取,请求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督办沈河区拆迁局,赔偿我家房子及近9年租房安置费和强折被灭失的全部损失 !

  韩洪岩口述代表全家人向沈河区征收局提出的合理诉求。
  联系电话:15640022343
  身份证210103194104151535
  2018年11月26日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