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楂红酒因传销 没收非法财物近4600万元罚款200万元

栏目:潮流时尚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9-04-13 15:22

三楂红酒因传销 没收非法财物近4600万元罚款200万元

  2017年4月17日,河北省邯郸市市场监管部门接到群众举报,称登封三楂红酒业有限公司以销售红酒为载体,利用其会员登录系统及其官方网站搞传销。经过初步核查,邯郸市市场监管部门于2017年9月6日依法对当事人立案调查。

  经查,当事人自2015年12月开始,利用其自己开设的网站作为会员管理系统,以认购红酒的方式,采取注册制发展会员。当事人利用其官网、会议、“一对一”等形式进行营销模式的培训及宣传。当事人要求参与者必须购买其生产的一款“三楂红”2697系列的“公元前”红酒,并按购买产品数量的不同,从低到高依次可成为五个相对应级别的会员。其中,购买1件(2760元)、3件(8280元)、5件(13800元)、10件(27600元)、20件(55200元)分别可成为一星、二星、三星、四星、五星会员,五星会员为最高等级。当事人以双轨制的形式发展人员,形成上下线关系,其奖金制度(计酬方式)分为静态分红、开拓奖、月福利三种。

  当事人利用会员系统自2015年12月25日至2017年9月22日共发展会员53979个,会员报单金额累计704818440元。当事人向各级会员支付奖金291112755.9元,会员遍及全国29个省级行政区域,已形成清晰的网络组织结构。2017年11月3日,邯郸市市场监管部门依法申请法院冻结当事人涉传账户资金45966180.43元。

  邯郸市市场监管局认为,当事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二)项和第(三)项规定,构成组织策划传销行为。2018年2月8日,该局没收当事人非法财物45966180.43元,并处罚款200万元。该处罚决定已于2019年1月30日执行到位。

  办案人员谈体会——

  实行清单式办案 形成社会共治合力

  本案作为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之前已经立案的案件,查办的过程一波三折。近日,河北省邯郸市市场监管局、永年区市场监管局联合永年区人民法院等部门,以此次“百日行动”为契机,攻坚克难,一鼓作气,成功将此案办结。

  办案难点

  本案在查办过程中,遇到四个法律适用问题。

  一是办案机关对当事人的违法行为是否具有“管辖权”。根据我国《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我国实行属地管辖,即违法行为发生地管辖为基础,级别管理、指定管辖为延伸和补充的行政管辖制度。而违法行为发生地,既包括违法行为实施地,也包括危害结果发生地。具体到网络传销,其实施地应包括组织者的操作地、网站服务器所在地、参加者操作地、参加者交纳“入门费”地和领取“奖金”地、上线人员收取钱财地和发放“奖金”地。

  互联网具有地域跨度大、传播范围广、受众分散、全球性、无界性等特点,导致网络传销行为隐秘性强、交易行为虚拟化、参与主体分散、地域跨度广且界限模糊。鉴于此,原国家工商总局于2016年在《工商总局关于进一步做好查处网络传销工作的通知》中规定,网络传销案由违法行为发生地市场监管部门负责查处,涉及多个地域或者违法行为发生地不易确定的网络传销案件,由最先立案的市场监管部门或者主要违法行为发生地工商、市场监管部门负责查处。办案机关在对当事人进行立案调查时,因为没有其他相关单位对当事人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按照立案在先的原则和规定,办案机关对当事人的违法行为具有管辖权。

  二是申请司法冻结应当向公安机关还是人民法院提出。《禁止传销条例》第十四条第(八)项规定,对有证据证明转移或者隐匿违法资金的,可以申请司法机关予以冻结。办案机关认为,司法冻结的机关应为法院,而不是公安机关,理由是:公安机关只能在刑事立案后才能釆取冻结措施,根据刑事优于行政的原则,对同一主体的同一行为刑事追诉后,其行政违法已被刑事行为吸收,行政机关不宜再实施行政处罚而应当向公安机关进行案件移交。因此,在行政调查阶段,如果出现《禁止传销条例》第十四条第(八)项规定的情形,市场监管部门不应当向公安机关申请司法冻结而应向法院申请。

  三是涉传账户资金查封期限超过45日是否违法。依据《禁止传销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市场监管部门查封、扣押的期限为30日+15日,即最长不得超过45日,但该法条是对市场监管部门实施查封、扣押的规定,而本案对当事人财物的冻结是法院依行政裁定实施的司法行为,不是行政部门的行政行为,因此,本案对涉传资金的冻结行为不适用《禁止传销条例》第十八条查封、扣押期限的规定。

  四是当事人向会员支付的部分退款是否要扣除。当事人提出已向会员退款291112755.9元,在计算和作出处罚时,应从非法财物中扣除。办案机关认为,本案认定的是非法财物而不是违法所得,且认定的45966180.43元非法财物仅为其非法收入的一少部分,与当事人已退款项在逻辑上不可能重叠,不会发生冲突,不存在扣除的问题。

  办案特点

  通过查办本案,办案机关总结了四个方面的特点。

  一是参与人员多,涉案金额大。2017年9月,办案机关通过重庆市智信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所对会员管理网站内容进行了云存证。重庆市智信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所于2017年9月14日向办案机关出具了《司法鉴定报告书》,存证的信息包括会员编号、姓名、类型、手机号、身份证号、推荐人、报单人、报单金额、注册时间等内容。经统计,这批数据包含53979个注册会员信息,办案机关对这批数据进行了梳理,梳理之后统计结果为会员总数53979个,累计报单金额超过7个亿,达704818440元。

  二是电子数据多,资金链复杂。办案人员到重庆市智信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所提取和固定有关电子数据,其中在重庆连续取证一周时间用于司法存证。当事人提供会员信息后,办案机关用配置较高的计算机连续计算10天,才把当事人提供的信息与办案机关掌握的信息逐条比对甄别,核对信息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当事人利用大量对公账户和个人账户进行收款、拨付、理财、投资管理,且收费名目众多,仅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的一个银行账号就有2万多笔,办案人员只有通过静心、耐心、细心的工作,才能从中找到蛛丝马迹。

  三是覆盖范围广,查处难度大。办案人员按照身份证信息统计,发现当事人的会员覆盖全国29个省级行政区,会员之间层级关系复杂,形成相互交织的一个网络整体。随着参与人数的不断增加,当事人也不断修改调整奖金制度和能够反映层级关系的具体名称,但无论是左区右区、大区小区还是线上线下的称呼都改变不了双轨制发展会员、团队计酬和骗取入门费的本质。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